“一一四”暴动

发布时间:2014-10-24 来源: 文登传媒网


  1935年11月18日(农历十月二十三日),胶东特委在文登县沟于家村天寿宫召开扩大会议,这是组织暴动的一次关键性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张连珠、程伦、曹云章、刘振民、邹恒禄、张修己、王台、王良弼、于得水等10多名领导干部。会上,各县汇报了暴动的准备情况,特委书记张连珠分析了国际国内的政治形势,指出暴动的必要性;程伦就特委关于暴动时间、组织分工和行动路线等问题做了说明。经过到会人员的认真讨论和研究,确定了暴动计划。
  暴动时间定为农历十一月一日,暴动指挥部设在昆嵛山无染寺,由张连珠任总指挥,程伦任副总指挥;暴动队伍的番号为“中国工农红军胶东游击队”,旗帜的式样为三角形,边为锯齿形,中间是镰刀、斧头。
  暴动分东、西两路行动。东路是文登、荣成,由张连珠和程伦负责,进攻的重点是石岛;西路是海阳、牟平,由程伦、曹云章和邹恒禄负责,进攻的重点是夏村。得手后,两路合攻文登城,然后整个暴动队伍西上,“三天三夜冲出胶济路,拉倒鲁南山区打游击。”
  东路,暴动队伍编为三个大队,一大队由丁树杰任大队长,王台任政委;二大队由王良弼任大队长,张修己任政委;三大队为特委直属大队,由于得水任队长、刘振民任政委。计划于暴动的前一天,由于得水带领大队攻打石岛,拿下国民党商团、盐务局和荣成县公安局等武装。同时,布置荣成县的武装力量,配合三大队行动,攻下石岛后,随同三大队返回文登县孔格庄,与集结在那里的一、二大队会合,一起攻打宋村,然后将队伍拉倒文登城外。
  西路暴动队伍编为两个大队,由曹云章、邹恒禄、张贤和、柳芳斋等负责在牟平县拉起一个大队;由程伦等负责在海阳县拉起一个大队。计划在驻夏村的海阳县三区区中队的兵变队伍的配合下,合攻夏村,然后东进,与东路会合,攻打文登城。
  天寿宫会议后,准备参加暴动的人员夜以继日地工作,写标语、绣红旗、准备武器弹药等。但由于没能按时做好准备工作,特别是派出去购买子弹的人员逾期未归,胶东特委临时决定,暴动时间推迟3天,农历十一月四日,举旗暴动。
  暴动发起后,韩复榘即命驻淮县的国民党第八十一师师长展书堂率运其昌旅等部前往莱阳、海阳、文登、牟平、荣成5县镇压。
  在东路:
  农历十一月三日(公历11月28日,以叙述方便,以下皆用农历)清晨,第三大队20余人,在大队长于得水、大队副张东等人的带领下,从文登县孔格庄出发,疾奔石岛。刘振民则提前去石岛联络,准备内应。
  孔格庄离石岛100余里路。为了麻痹敌人,暴动队员都化装分散行走。队伍到达石岛南口子以东土地庙后,与刘振民接上头,得知党在石岛的组织已被敌人破坏,且戒备森严。为了进一步弄清情况,于得水、殷学乾和丛老虎3人向石岛街里摸去。由于敌人严加防范,街头到处都是哨兵,不一会儿都退了出来。此时,石岛电话局局长秦欣然与冯芝庭背着两部路行电话机,冲破敌人的重重封锁,来到西山坡与三大队接上头,他们报告了石岛党组织遭破坏和敌人活动的详细情况。根据掌握的情况,决定改变计划,回头袭击人和镇公所和鹊岛盐务局的敌人,然后收缴黄山、高村区公所和宋村盐务局的枪,最后与一、二大队会合。
  为了避免敌人发现目标,队伍在漆黑的夜间分两路向西挺进,于得水和张东带领金牙三子、丛老虎、小刘等9人走大路,剩下的队伍由刘振民带领走小路。十一月四日拂晓,于得水等到达人和镇,乔装打扮成打官司的智取了镇公所,缴了敌人的枪,后与刘振民汇合,撑起大旗在大街小巷宣传。此时鹊岛盐务局和黄山、高村区公所的敌人闻声俱逃,队伍一路行进,收缴了部分枪支和子弹。夜间9时许,三大队到达孔格庄,但未能与一、二大队汇合,张连珠指示于得水带队去宋村以南的南廒、东圈一带活动。
  在第三大队向石岛进发的同时,荣成县党组织根据胶东特委的部署,把参加暴动人员组成3个中队,于农历十一月三日晚也行动起来,准备配合第三大队攻打石岛,夺取武器。但是,各中队通过侦察获悉,石岛敌人戒备森严,又未能与第三大队接上头,这样,配合攻打石岛的计划落空了。此后,队伍就分散活动。王良弼同志在撤回途中被敌人逮捕,后英勇就义。
  十一月四日,武装暴动全面展开,东路一、二大队按原定计划集结于孔格庄。由于于得水攻打石岛的计划失败,总指挥张连珠决定改变计划,一、二大队以昆嵛山为中心,分头活动,打击敌人。
  一大队从孔格庄出发,直奔郭格庄,消灭郭格庄的镇丁。当队伍达到郭格庄时,镇丁已闻讯逃窜,一大队跟踪追击,活捉了镇长丛连顺。接着队伍又路经佛东夼、葛家,于南汪疃(现为东汪疃、西汪疃、中汪疃)宿营。队伍所到之处,破坏敌人的交通要道和通讯设施,开仓济贫,宣传党的政策主张,揭露统治阶级的罪恶。十一月七日,队伍经泊子、林子西,晚上宿营马格庄,在此获悉国民党反动派计划围剿暴动队伍,妄想扑灭革命火焰。根据这种情况,一大队重新整编了队伍,选拔会武术和有作战经验的队员百余人,以小股部队进行游击活动,准备随时打击敌人,余者分散到各地,秘密进行工作,以保存革命力量。
  二大队在张修己的带领下,由孔格庄出发直往北上,四日晚宿营昆嵛山的山庵里。五日晨,巧取郝家屯一家地主的10余支土猎枪和一支3号“撸子”手枪。接着队伍开到截山,缴获地主豪绅的30多支枪,又继续北上活动。
  十日清晨,张连珠、张修己等率领第二大队自大英方向到达底湾头村(现为地文头)。本村4户地主已闻风而逃,起义队伍把地主的粮食、财产分给了群众,并召开了群众大会,张连珠在大会上进行了演说。11时许,国民党八十一师和地方反动武装约2000余人包围了底湾头村。张连珠等带领队伍投入了激烈的战斗。王亮等听到枪声后,率队自三庄村开往底湾头增援。第三大队在于得水的带领下,也闻讯前来增援。当队伍行至泮格庄一带,同埋伏在这里的国民党文登县大队长丛镜月带领的保安队及盐警等300余人展开了一场肉搏战,双方均有伤亡,后来撤出战斗,拉进昆嵛山活动。
  此时在底湾头的暴动队员不过200人,且武器低劣,众寡悬殊。但由于队员们阶级仇恨深,打起仗来非常勇敢,在张连珠、张修己等领导和指挥下,数次打退敌人的进攻。战斗一直进行到下午1时半,在掩护群众已大部分转移的情况下,张连珠命令队伍突围,敌人凭借猛烈的炮火,逐渐压缩包围圈,暴动队伍分成多路,小股行动,且战且走。王亮是本乡人,地形熟悉,引导队伍沿着几条小沟,向村西北方转移出去,最后胜利地突围。
这次战斗,一大队长丁树杰和一名战士不幸中弹牺牲。中共胶东特委书记、暴动总指挥张连珠,在掩护队伍突围后,因情况紧急,加之哮喘病发作,不便行动,便只身跑到一家做粉丝的农户屋里,扮成做粉人,可是,这家正是富农郭文礼之家,他未给予保护,使张连珠当场被捕。至此,东路暴动失败。
  在西路:
  暴动在海阳、牟平两县分别举行,进攻的重点是夏村。就在暴动的准备正在进行的时候,海阳县委得到去济南人员的报告,韩复榘已布置派兵来胶东剿共,因此,决定暂时不暴动,但未能通知东路的同志。
  十一月三日晚九点左右,海阳县暴动队伍按原部署集结在小官村南山土地庙前,准备迎接唐维兴的兵变队伍。唐维兴是中共党员,当时担任国民党海阳县三区区中队队长,部队驻在夏村关帝庙,有枪40余支。原计划区中队兵变后,与集结在小官村的暴动队伍会合,然后东进,与牟平县暴动队伍合攻夏村。不料海阳县三区区长王济占的警卫员王深禄于兵变前(十一月三日下午)叛变,唐维兴当晚被王济占逮捕关押。同时,敌人对夏村严加警戒,并派海阳县二区区中队占领了夏村。
  由于情况的变化,指挥部决定改变原来的计划,迅速把队伍转移到敌人统治力量比较薄弱的牟(平)海(阳)交界一带活动,收缴地主枪支,焚烧契约,开仓济贫。两天后,牟平县的暴动队伍也行动起来。因此,指挥部决定,组织队伍继续北上,到松椒与牟平暴动队伍会师。
  十一月七日,海阳县暴动队伍到达松椒,与牟平县暴动队伍会师。司令部设在村东头一个小店铺里。下午,司令部召开了会师大会,宣布成立两个大队,海阳大队由程伦带领,牟平大队由曹云章带领。约两点钟,大会还没有结束,国民党八十一师运其昌部千余人,分乘汽车,从通海、午极下车,步行占领了大通河,突然兵分两路包围了松椒。暴动队伍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仓促应战,一面组织还击,一面向西山撤退。因人数和武器装备同敌人相差悬殊,又缺乏战斗经验,队伍很快被打散。张贤和、柳芳斋等10余人牺牲,程伦、曹云章等被捕,西路暴动也逐告失败。至此,轰轰烈烈“一一四”暴动被国民党反动派残酷地绞杀了。
 

 

责任编辑:林小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