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根据地崔家口

发布时间:2015-10-29 来源: 文登政府网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崔登福  崔登发  口述     许建中  高海涛  整理



今日崔家口远眺



崔登福老人(左)在与本文采访者之一高海涛交谈


  在昆嵛山南麓,自北向南有张皮口、崔家口、谭家口、于家口4个山口。其中,崔家口为明弘治时,崔姓由莱阳崔家庄来虎山口建村,因称崔家口。清末,崔家口一分为二,临近山口的叫上崔家口,今称西崔家口;今称东崔家口的,曾叫下崔家口。因同祖同宗,两村在东崔家口建了共同的家庙。
  崔家口地处文登、牟平、乳山三县交界处,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于得水率领“一一·四”暴动部分幸存队员首先抵达这里,天福山起义的队伍从这里奔袭牟平城,天福英雄理琪牺牲后安葬在这里,这里成为名符其实的红色根据地……

  昆嵛山红军游击队初创地
  在“一一·四”暴动中,于得水带领的东路第三大队旗开得胜。于得水回到孔格庄后,又带领队伍活动。1935年12月5日,当走到郭格庄时,获悉暴动总指挥张连珠率领的队伍在文登西北低湾头(现为地文头)与敌人遭遇。于得水和队员一商量,决定北去增援。队伍走到潘格庄一带,一中队刚过河就遭到丛镜月带领的文登县联庄总会和盐务局等约300多人的埋伏。队员和敌人短兵相接,拼刺刀和大刀片,进行肉搏战斗,连旗杆也当了武器和敌人拼。但越打敌人越多,敌我都有伤亡。面对强敌,死杀硬拼会带来严重损失,于得水当机立断,命令三中队掩护部队向西转移。结果除了郭七(外号小机匠)等同志牺牲外,其他队员安全转移。
  过了母猪河,于得水派一部分人去各情报站侦察敌人行动,部队继续西上,到昆嵛山南部崔家口一带。于得水又派几个同志到林子西于同礼情报站和张皮口子一带情报站了解情况。接着一面给轻伤员搞荠芽菜包扎伤口,一面抓紧开会研究对策。于得水在崔家口南夼三间草屋内,召开干部会,决定没有离开家庭全职闹革命的同志,暂时回家;身体不好或没有战斗力的同志,如果还没有暴露,也回村去;其他同志以昆嵛山为依托,继续活动。休息时,草屋住不下,就在旁边的沟里搭地铺。虽然没有隆重的仪式,但昆嵛山红军游击队自此形成。
  于得水很挂念同志们和乡亲们,在天黑以后,他和坚持战斗的部分队员分头到各地活动,将联系上的人员约到崔家口西山顶虎山庙碰头。
  按原约定时间,于得水来到虎山庙。虎山庙坐落在山顶,当年为防捻军而修筑的长城经过这里,长城阻止了捻军东进,使百姓免遭一场战乱,百姓就在这里建庙。据说此庙非常灵验,尤其是求雨,前来烧香的人非常多。在虎山庙能望见周围几十里,如发现敌人,可迅速转移,往北可直通昆嵛山,往南可直达南海沿嶞崮山一带。庙前像椅子圈一样的洼地是有名的楸树洼,洼里有一棵五六抱粗的老楸树,树根部有个洞,人进到树洞朝上看能见到天,树顶上是一层层的老鹰窝。谁到树底下去抱树有多粗,老鹰就以为是剿它的窝,很多的鹰就从四处飞来,在你头顶上盘旋,两只爪子舞动着向你示威。于得水经过树下时,老鹰照例盘旋不停。于得水心里说:“老鹰呀,我们革命胜利那一天,你和我们的飞机竞赛吧!”
  拂晓前,同志们陆续来了。山高风大,雪花直下,同志们还没有穿上棉袄,但报仇的火焰却在胸中燃烧,大伙低声唱起刘振民作词的歌曲:“大雪飘飘在天空,胶东正在闹暴动。官府布置清乡团,军阀下令向我攻。机枪扫大炮轰,多少烈士鲜血红,失败开出胜利路,革命一定会成功!”
  游击队在东崔家口村东南2里地的松木夼小山庵崔贤荣家设了一个情报站,合子村(今乳山境内)的王培坤把情报送给崔贤荣,崔贤荣再负责送给祝家泊子李福贵,三人是单线联系,彼此不能问情报的来龙去脉。有一次,崔贤荣有事,就叫儿子崔登福化装成要饭的去送情报,尽管崔登福认识李福贵,但父亲嘱咐他见到李福贵后一定要先说暗号“你也是要饭的吗?”对方回答“我也要过饭。”对上暗号后,才能把情报给李福贵。
  在白色恐怖笼罩胶东大地的艰难日子里,昆嵛山红军游击队表现出坚定不移的革命信念和顽强不屈的斗争意志,依靠昆嵛山区得天独厚的地利、人和,运用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在牵制敌人“清剿”兵力、攻打敌人据点、震慑敌人、振奋民心、扩大党的影响,巩固和扩大昆嵛山革命根据地等方面,贡献卓越。昆嵛山红军游击队,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北方沿海地区保留下来的唯一一支红军队伍,也是山东省唯一的一支红军,成为后来党在胶东领导抗日武装的一支重要力量。

  “三军”攻打牟平出发地
  1937年12月24日,天福山起义时,中共胶东特委决定以昆嵛山红军游击队为骨干成立“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第一大队,于得水任大队长,宋澄任政委,并对外以武装宣传队称号西上进行抗日宣传。12月31日,当一大队走到文登岭上村时,被国民党文登县长李毓英派兵包围。宋澄带领28名干部、战士前去谈判,被扣押。于得水带领剩下的人员突出重围。后迫于舆论压力和起义队伍的壮大,李毓英不得不释放大部分人,而三位参加过“一一·四”暴动的队员被杀害于狱中。
  为壮大力量,1938年1月15日,胶东特委巧妙地震慑住威海公安局长郑维屏等反动势力,成功举行威海起义。
  2月5日,胶东军政委员会决定在文登大水泊建立“三军”留守处,坚持斗争,大部队西上蓬黄掖,开赴抗战第一线,控制胶东的抗日战略中心地带。二大队从昆嵛山里回到昆嵛山前崔家口,安营扎寨。在东崔家口的河北一带刚住下,胶东军政委员会机关的同志就赶来了。于得水马上和理琪等共同研究吃饭和驻防事宜,最后决定军政委员会和特务队住西崔家口河南沿,第一大队住在背眼一带。
  就在胶东军政委员会决定西上的当天,日军占领牟平,并建立伪政权和伪军。当“三军”在文登崔家口宿营时,通过在牟平做兵运工作的贺致平获悉,原国民党牟平县保安大队大队长张建勋,在日军侵占牟平县城后,便把队伍拉到昆嵛山区的龙泉汤驻守,愿和“三军”联合攻打牟平城。大敌当前,“三军”决定攻打牟平城。
  理琪住在西崔家口西街南面的一幢闲房里。当晚,在他的住处召开干部会议。理琪说:“我们要趁在牟平的日本鬼子立足未稳时,去消灭他们。这样,不但能扩大党的影响,还能武装自己,特别是能提高人民抗日的信心,打开抗战的局面。这次任务由第一大队和特务队执行,吕志恒同志率第二大队负责在这里保护机关……”
  于得水不能随理琪前往攻打牟平,但他放心不下理琪的安全,他找来昆嵛山红军游击队的老队员李启明、胡秀山(胡老头)、谷熙纯(大老黑)等,嘱咐他们保护好理琪的安全。
  2月12日黄昏,理琪亲率部队由崔家口向牟平县城长途奔袭。崔家口距牟平县城约100里,队伍经过一夜急行军,于2月13日黎明到达牟平城南五里的小山岗。在敌人完全没有发觉的情况下,部队迅速抵达牟平城下。理琪亲率队伍冲进去,活捉伪县长和伪公安局长,俘虏伪军100多人,缴枪100多支。
  部队撤出牟平城后,大部队进入城南山区,理琪和二十几名干部战士来到牟平城南雷神庙,开会研究下一步行动。不料,中午时分,驻守烟台的日军在飞机的掩护下,乘汽车赶来,将雷神庙包围起来。雷神庙战斗从午后打到晚上,激战七八个小时,“三军”打退数倍于己的敌人,并击落一架敌机。
  雷神庙战斗打响胶东抗日战争的第一枪,给侵略胶东的日军以迎头痛击,坚定了胶东军民抗战必胜的决心和信心。不幸的是,理琪英勇牺牲,年仅30岁。

  英雄理琪的安葬地
  1938年2月15日清晨,理琪的遗体被抬回东崔家口。
  太阳出来时,住在松木夼庵上的10岁孩子崔登福和15岁的姐姐崔洁玉听说,就跑去看。他俩赶到村西北边看到理琪的遗体用苇箔卷着,头朝东脚朝西放在一块豆茬地上,苇箔没有身子长,头和脚都露在外面,头上没有戴帽子,露出眼以上部分,可能从衣服上撕下发黑的棉花堵在右太阳穴,被血浸透,当时天很冷,棉花都冻硬了。两只脚穿着毛线袜子,就剩下一只翻皮底鞋。
  早饭后,理琪的遗体被抬到崔家家庙门口台阶上,头朝东放着,崔登福的父亲崔贤荣和崔贤桥等群众也都过来看。这时“三军”负责人张罗着去买棺材。买的福礼财主的棺材,棺材很好,带颤板的,尸体不用放棺材底上,上顶有块圆玻璃,上面画着八卦图案,民间叫七星扑面。崔贤荣和崔贤桥把捆苇箔的绳子解开,理琪的左手还在衣服里蜷着,捂着受伤的肚子。手脚很硬,俩人好不容易把浸满血迹的棉衣棉裤脱下来。当兵的拿来灰色的新棉军装,衬衣、袜子、棉鞋都是新的,灰色军帽子也是新的,没有帽徽。他俩又费很大力帮助穿上,抬进棺材。4个当兵的又抬起棺材大头放在家庙的地基上,头那边朝上,理琪的脸露出来,他的眼一直没闭,都发蓝,管怎么抹也不闭。盖着一床大花被,被上扎了三道腰,中间宽两边窄,包裹得很好。
  这时,村里一个小名叫崔七(大名崔汝万)的老人过来,用一块白斗方布对角叠成三角形,用针简单一缝,中间絮上铡好的谷杆草,做成一个枕头。崔七老人跪在棺材东边,崔贤荣把理琪的头扶起,老人把枕头放在理琪头下,还作了四句诗,崔登福虽然年纪小,但至今记得“东洋倭寇太猖狂,杀人放火又抢粮。壮志未酬身先死,为国捐躯英名扬。”当时,战士、群众没有不哭的,老人像失去了亲生,孩子像失去了父母都失声痛哭。崔登福在棺材西边把着棺材帮哭个不停。到10点左右钟,一个四十多岁的战士招呼大家向后撤,对崔登福说:“小朋友退一退。”然后在棺材南边放了一张学生课桌,站在课桌上对着棺材拍照。
  当时,林一山、宋澄、张玉华、李启明等受伤的人员被送到林村林一山家治疗,留在崔家口的中共胶东特委领导同志,主持在东崔家口东二里左右的乱葬岗为理琪挖了墓穴,并找来石匠用白石头凿了块简单的碑,上面凿有“理琪之墓”等字。中午一点多钟,战友们围着墓穴默哀,一个战士拿出相机拍下珍贵的照片。
  此后,每年清明,崔贤荣都要带着崔登福,挑着祭品前去为理琪上坟。他们来到坟前,总发现有人已经烧完纸和香。在日伪军横行的时期,群众自发纪念理琪,展现了老区人民的坚定信仰和崇高情怀。
  1945年11月,理琪的棺材被起出来,在陡埠村召开了追悼会,然后移葬位于栖霞的英灵山胶东革命烈士陵园。
  那块石碑被东崔家口的群众收藏起来,直到1977年还放在第八生产队饲养室房东头,后来被烟台文物部门收去,1978年又被天福山起义纪念馆取回,珍藏至今。

  子弟兵的常驻地
  得益于独特的地理环境,崔家口经常有子弟兵驻扎,时间长短不一。
  天福山起义的部队从牟平回来后,在这里住了一阵。有个女兵穿着旗袍,外面套着毛背心,很时髦。她枪法好,村里人听说她骑马在牟平转了一圈,用枪把电线都掐断了。村里崔登高园栅栏上挂着一条毛巾,她一枪打过去,毛巾随着北风就飘到了南河。她想领崔洁玉,崔洁玉的奶奶没舍得。在革命热潮的影响下,崔洁玉长大后还是走上革命道路,曾任文西二区妇女主任。同崔洁玉一样,后来崔贤泽、崔贤模、崔海亭、崔当栓、崔孟东、崔志学、崔孟建、崔四、崔小泽、崔保增、崔喜财、崔贤登、崔当九、崔贤生、崔登典、崔贤礼、崔贤兴、崔小欣(女)、崔登明等19人也踊跃参加抗日队伍,前11人英勇牺牲。其中,崔当栓离家上路20里,在牟平大王家被“抗八联军”丁綍庭部杀害。
  昆嵛山是胶东东部屋脊,有着重要的战略地位。但十几个反共“司令”组成的“抗八联军”,在母猪河以西和昆嵛山一带的驻地和要道都修建了工事和碉堡,配合日伪军进行封锁,企图隔断我们东、西抗日根据地的联系。这时的胶东区东海地委和东海指挥部的部队在母猪河以东宋村一带,南面是海,三面受着敌、伪、顽的夹击。1940年9月下旬,担任八路军山东纵队五旅十四团政委雨晴和副团长(团长空缺)的于得水接到旅部命令东上:“在东海地委的统一领导下,和东海的部队一起打开昆嵛山,扩大抗日根据地。”
  为统一指挥,成立以五支队二团团长孙端夫为指挥、五旅十四团政委雨晴为副指挥的战斗指挥部。1941年1月7日,指挥部在宋村集召开军民大会进行动员,全体指战员纷纷表示:“誓死解放昆嵛山!”
  当天晚上,各部由宋村一带分头出发,二团担任消灭东西于疃一带敌人的任务,十四团担任消灭黄龙岘一带敌人的任务。两团按作战方案完成第一阶段作战任务后,迅速集结待命,并在黄龙岘召开紧急会议,具体部署下步攻山歼敌方案。郑维屏获知黄龙岘和于疃已失守,丛镜月的部队部分被歼,觉得八路军这次来头不善,但他不甘心失败,组织千余人敢死队,每人发30块大洋。于是,手持大刀、身背手榴弹、赤着右臂的敢死队,从桃花岘分两路出击,欲与八路军进行决战,企图夺回黄龙岘和于疃。傍晚,指挥部命令把侦察队留在昆嵛山一带进行活动,部队当晚向背眼和崔家口一带转移。
  10日拂晓,五支队二团二营一连三排在排长赛时礼的带领下,伪装成丛部士兵潜入东华宫,不发一枪一弹俘虏郑部在东华宫一个警卫连100余人,打开通往山里的大门,二营沿东华宫攻入昆嵛山里,一营从崮头,三营绕过青庄口也直扑昆嵛山里。与此同时,五旅十四团迂回到张皮口、曲家口等地,从西山口攻入。解放昆嵛山的战斗,共击毙“抗八路军”500余人,俘虏700余人,击溃2000余人,缴获机枪30余挺、步枪1500余支,创造主力部队和地方武装配合作战的成功战例。昆嵛山的解放,使东海区抗日根据地联成一片,结束东海抗日军民长期受日伪军和国民党投降派两面夹击的局面。
  昆嵛山解放后,部队曾在崔家口大练兵。这一事迹被收入《血战八年的胶东子弟兵》中。崔登福趴在草垛上看练兵,回家用木头刻了一支长枪,枪筒用墨染成黑色,拴上绳,背着在部队旁边跟着学。一个小当兵在排头,动作非常标致,连长满意得笑了。连长看到崔登福学得像模像样,就叫他排在排尾跟着练。
  1947年,崔登福真的入伍,后来由于经常蹲肚子的身体原因,被部队送回来。当时崔家口参军的还有崔合兴、崔占凤、崔忠洋、崔本、崔贤秋、崔学、崔锁、崔治民、崔登结、崔书墨、崔国瑞、崔留泮、崔忠伏、崔书连、崔从路、崔锁嫚、崔登秀、崔贤忠、崔登祝、崔国华、崔树金、崔登良、崔登方、崔云丑、崔从进、崔德恒、崔贤琪、崔华璞、崔登华、崔占生、崔忠良、崔占忠、崔登明、崔小财、崔留德等35人,能组成一个排,其中,前3人牺牲在战场上。组织安排担任地方干部的有崔贤池、崔竹三、崔贤堂、崔奇峰、崔智敏、崔登文、崔登理、崔登领、崔玉明、崔崇等人。
  部队在崔家口练兵之余,主动为老百姓做好事。安葬理琪后,崔贤荣在河北沿烧理琪的血衣,不料衣服中两颗子弹烧响了,观看的人都后退,一颗子弹的后腚碗崩到他大儿子的下巴里,找到乡村医生简单包了包,但没有取出来。这次,部队的医生给开刀取了出来。
  驻牟海徐家(今乳山徐家)的老九营,也曾驻崔家口一段时间。老九营担负着军法处的职责,在东崔家口南河枪毙了一个姓张的连长,枪毙前神格庄林均才给理了发。这位连长枪毙后埋在河南沿黑泥地,后来叫家里人起走了。崔贤荣晚上从旁边走,听到坟地里“咕咯咕咯”响,开始有点怕,最后一看是一个刺猬掉在里面。在南河还枪毙了一个汉奸,挖个沙坑埋了,插块木牌,上面写着:爬山前孙家埠汉奸孙明保。至今还埋在那里。
  老九营对坏人绝不留情,对群众却热情备至,林均才闲暇就为群众理发,包括崔登福这样的孩子也给理。
  见证了烽烟滚滚的崔家口,今日一派新气象:村路硬化美化净化,村民文明生活观念明显进步;苹果、桃子达2000多亩,“勾勾吉”桃子闻名遐迩,家家都有“摇钱树”,生活质量大为提高。
  崔家口的故事留存在崔登福、崔登发等崔家口老人的记忆里,也应该传下去,在崔家口乃至更广的地方传下去,使之与今日的新气象一起,让巍峨的昆嵛山分外多娇。

 

 

责任编辑:丛源  
 
相关链接:
·名校办在家门口
·开展三治三提 深化作风建设:城乡建设局、人社局
·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江汀来文登调研
·文登与韩国首尔特别市衿川区签署友好合作城市关系备忘录
·大兴学习之风推动创新突破:区交通运输局、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表态发言


 
 ·新闻检索 
 ·热点图片                            更多 >>
山东省沙滩排球冠军赛在南海新区举行
文登开展第八届“中国统计开放日”宣传活动
 ·热点新闻                            更多 >>
版权所有© 威海市文登区人民政府 Email:wd80577@126.com 联系电话:0631-8462902 8483018
文登政府网原创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文登政府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鲁ICP备14015265号 鲁公网安备 371081020000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