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向阳山
陈强伦
发布时间:2015-9-9 来源: 文登传媒网

  向阳山,位于蔄山镇二武林村正东,是一座雄峻挺拔的秀山,与村西曾建过日伪炮楼的双角山遥遥相对。山上有个佛爷顶,1938年秋,曾在这里发生了一场惨烈的战斗。

  郑维屏的早期抗战
  1938年3月7日日军占领威海后,威海专员孙玺凤由于受郑维屏排挤挂印离去,专员一职由郑维屏代理。郑维屏,河北省永年县人,1913年考入北京陆军模范团,毕业后在北京混成旅、河北民政厅等处任职。1930年任韩复榘部二十九师八十七旅一团少校团副,参加过蒋介石举办的军官模范团庐山暑期训练班。1936年4月郑维屏任威海警察局长、保安大队大队长。1939年1月,被任命为山东省第七行政区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东海区特派员等职。日本侵占威海时,郑维屏实际上是国民党威海地区最高军政长官。
  抗战之初,郑维屏也有过抗日行动,也曾成立“威海卫国民军事训练委员会”组织过抗日壮丁训练,日军占领威海卫后,他带领公暑职员、警察和部分海军教导队员退守豹虎山一线,多次阻击日军。1938年3月11日夜,郑部和丛镜月的文登县保安大队,袭击设在威海卫北大营的日军司令部,毙伤日军70余名;3月28日率警察及海军教导队在柳林、冶口一带伏击敌人,毙敌30余名,击毁敌军车两辆;5月28日在豹虎山一带阻击敌人,海军教导队用迫击炮将日军少将酒井击伤,在送治大连途中殒命。同年10月20日,豹虎山一线终被日军攻破,郑维屏领导的联军被迫退往文登东武林、大夼、小黄等处驻扎。

  求助海阳军
  1938年10月底,日军探悉到郑维屏的驻扎地点、联军数量、武器装备等情况,便集中优势兵力,大规模向其进犯,守军日渐不支,郑维屏此时也出现了畏敌厌战的消极情绪,总想保住地盘和实力,即使地盘难以保全,其实力也不能葬送于日本人之手。为此他便想出了借刀杀人之计。
  威海风林村有个叫王全富的,当时在国民政府海阳县当县长。此人爱国爱家乡,有着满腔的抗战热血,他手下的军警武器装备也很好,而郑维屏部所使用的武器大部分是英军遗留下来老式装备。郑维屏向王全富求援,电告威海战事,并商量共同抗敌保家卫国,王全富处于民族大义欣然应诺,决定调海阳军警增援威海。
  王全富县长派海阳军警前敌总指挥、国民党保安第五常备队队长姜仞九率领700余人星夜兼程驰援威海。到达威海与郑维屏接上头后,姜仞九主张兵贵神速,出其不意,早早同日军开战,而郑维屏则觉得海阳军警长途跋涉立足未稳,应好好休息,接受一下威海方面的盛情款待,结果延误了战机。

  向阳山战斗
  1938年11月27日(阴历10月初8),郑维屏首先召集海阳军警前敌总指挥姜仞九、威海盐警王兴仁、威海海军教导队安廷庚等作战前动员,结果安部为保存教导队势力拒不参战。郑维屏无奈,原准备四股势力合围日伪军,现在只能调动其余三股了。
  郑维屏随后安排海阳军700人屯住马家口、郝家山、杨家卧龙等村;王兴仁部约300人,驻草庙子;郑维屏部一营400人驻东武林,二营100人驻黄山,三营300人与海阳军同驻杨家卧龙村,四营300人驻道头村,总指挥部设在东武林村。
  29日半夜,威海城内传来情报,日军已获悉联军动向,并组织驻威海的日伪军前来攻打。此时郑维屏没有住在总部,而住小黄村干儿子处,待得知消息时,天已放亮。郑维屏慌忙通知各部抢占双角山、磨山,但为时已晚,二山已被日军占领。郑维屏感到战机已失,回天无望,便仓惶逃遁,弃一、二营部分人马,率三、四营及一、二营余部退至道头南山。
  姜仞九率领的海阳军并没有撤退,发觉东路日军已包抄过来后,立即组织部队紧急登上向阳山南端的佛顶,与郑维屏部一、二营部分人马汇合,占据有利地形。郑部官兵不顾当前的紧迫形势,不听从姜仞九的调动,望敌生畏,逃命要紧,仓皇向双角山逃去。此时东路日军已分3路向向阳山包抄过来,并于王家店设大炮1门,小洼北增设小炮2门,夹沟设轻重机枪各1挺,岚子后设轻机枪1挺。姜仞九在腹背受敌孤立无援情况下,一边大骂郑维屏,一边指挥战斗,坚守阵地。而郑维屏部队大部及王兴仁部却按兵不动,都在道头南山听枪声,观虎斗。陷于绝境的海阳军是第一次与日军作战,但并没有被日军吓倒,也没有因郑、王两部的逃跑而动摇战斗意志,他们将现有的兵力进行部署,抢占有利地形,修筑简单工事,整理武器装备,在没来得及吃早饭的情况下,严阵以待,随时准备消灭来犯之敌。
  时至中午,日军在4架飞机掩护下,集中兵力开始攻打佛顶。双方力量悬殊,众寡难敌,但海阳军英勇顽强,拼死抵抗,牢牢守住阵地。战至下午已有不少战士牺牲,加之弹药不继,体力不支,个别海阳军悄悄向东撤退。姜仞九甩了大衣,决心死守阵地,下令:谁退就枪毙谁。亲率特务排枪夺敌机枪,在夺枪途中不幸中弹牺牲。下午,失去指挥的海阳军战士开始突围,日本鬼子将士兵分散于山下各个路口,每人一挺机关枪端在手中到处晃荡,见到一个杀一个,连老百姓也不放过,部分有幸撤退到马家口子的战士又遇日军伏击,伤亡惨重,下午6时,在郑维屏部的接应下,才冲出重围。
  向阳山战斗,海阳军牺牲85人,伤30人,毙伤日伪军200余人,日军指挥官今村、舰长小官四郎被击毙。为纪念姜仞九,向阳山此后改名仞九山。之后,日本在向阳山对面的双角山上建起了炮楼,以加强对武林周边山区和村庄的控制。
  今村和小官四郎被姜仞九击毙后被日军运往城里火化,在今村和小官四郎被击毙的地点,日军修了一个纪念碑,用一根整树的红松方木刻上文字矗立在向阳山上。每年祭日其家属都来祭奠,祭奠时其家属凄惨的说,到中国来打了多少仗都没有死,打枣庄那样坚固的城池他们都没有死,反而死在威海小小的向阳山上。当时二武林的小孩有胆大的曾去纪念碑前捡糖果盒饼干吃,日军投降后,红松木被村里的老百姓弄回家盖房子用了,现在还能找到碑座。

  不同人生不同结局
  向阳山战斗结束后,郑维屏从此不事抗日,专事反共,参加国民党胶东行辕主任赵保原为首组织成立的胶东反共联盟“抗八联军”盘踞昆嵛山,与八路军为敌,残杀共产党、抗日军民。后郑部在日军追杀下,逃往汪疃翠峡口被八路军歼灭。郑维屏只身逃往烟台,去重庆任国民党行政院参事。后任河北省政府委员、驻京联络处主任等职。1949年,郑维屏被北京管训队清理查获,1952年转送文登专署。1954年2月,文登专署中级人民法院在昆嵛县(现文登区)葛家集召开公审大会,判处郑维屏死刑。
  海阳军警前敌总指挥姜仞九牺牲后,为表彰他的英雄事迹,国民党山东省政府追授姜仞九为少将军衔,并举行了隆重的表彰授衔仪式。1985年3月7日,山东省人民政府追认姜仞九为革命烈士。
  孙玺风专员离职后,把专员公署库存的近百支枪和大宗军用物资,交给了中共胶东特委,回到家乡高青县,组织起100多人的抗日武装。后历任清河地区参议会参议长、山东省参仪会驻会委员、山东省法律编委会主任等职。1946年1月,由陈毅同志介绍参加中国共产党。建国后,历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司法部办公厅主任、国务院法制委员会办公厅主任等职。1961年1月,病逝于北京。(根据林均汉先生口述及部分历史资料整理)

 

 

责任编辑:刘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