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报告文学《母猪河纪行》:相约廿年

发布时间:2017-7-17 来源: 文登政府网 文登网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南海新区香水河公园



抱龙河公园 邢海波 摄



西寨南侧母猪河 邢海波 摄



西寨湿地效果图 邢海波 摄



西寨湿地施工现场 邢海波 摄

香水海挡潮闸 资料片

丛桦 林涛 撰文

  在我们的徒步接近尾声的时候,传来这样的喜讯:母猪河人工湿地开始动工建设;“河长制”开始推行……
  三十年前,母猪河水清澈见底,洁白的沙滩是河蚌的家园,绿海一般的芦苇是鸟雀的乐土,两岸村庄喝的是河水,用的是河水,那是真正的母亲河,她濯洗着生活,浇灌着土地,滋润着岁月。然而,三十年来,母亲河屡屡受到戗害,水不再清澈,水鸟歌声沉寂,母亲河遍体鳞伤,她不再丰沛,不再清秀,满面倦容。
  涓涓不壅,终为河流。保护我们的母亲河,就是保护我们生存的根本。三十年中,保护与污染一直在博弈、在角力,我们对母亲河的依赖度与关注度也越来越高,河长制的推行,人工湿地的建设,使我们对母猪河的未来充满期望,也充满信心。于是,我们有了一个设想,二十年后的春天,再徒步一次母亲河,从源头到入海口,沿着第一次走过的路,去检阅和对比,如果曾经的目标实现,曾经的梦想成真,那么二十年后再徒步,我们的母亲河应该是这样的。
  她的源头仍然深藏在昆嵛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中,严密的防护使这座胶东植物基因库成为一片宁静的无人区,阆苑仙葩和珍禽异兽在这里休养生息,演绎着生物多样性的精彩和神奇。母亲河的源头之水,仍然从那高高的泰礴顶汩汩流下来,在幽谷中形成淙淙溪涧,被密林呵护,有花香点染,有鸟鸣呼应。她的眼神还是那么清亮,歌吟还是那么环佩叮当,不管百年,千年,万年,永远一尘不染,永远清泉涌动。从滑石夼到老林夼,从仙女池到王母娘娘洗脚盆,清波荡漾,松石延年,鸟鸣山涧,母猪河的源头只有岁月,没有沧桑。
  随着太古河,我们会来到一处投资86亿元的4A级风景区。二十年前,这个4A级风景区以昆嵛山蓄能水电站建设为契机,以“全真道”文化为依托,近郊短途农家体验为主导,开始了如火如荼的开发。经过二十年的精心打造,昆嵛山出现了两处新景点:上水库和下水库。景区里游人如织,观景平台、健身步道、溪涧漂流给人以全新的昆嵛山旅游体验。当年的工地以及施工便道已经复绿,泰礴顶登顶线路也改成了新的登山步道,机房在大山腹部运行,地面上只能看到两个水库和一个营房,三个临时施工用地成为观景平台,站在观景平台上,俯瞰山光水色,远眺海天一线,二十年前的机声隆隆仿佛不曾有过。
  曾经的小山村柳林庄成为下水库库区,1.8公里的的淹没区以及2公里的泄洪区是4A级景区最热闹的地方,很多游客来到风景区,只为体验这里独一无二的溪涧漂流。坐在橡皮艇上,从山顶顺水而下,尽情享受那天然形成的落差带来的心跳和清澈山泉带来的酣畅。
  顺水而行,会来到樱桃小镇。樱桃小镇是楚岘、梧桐庵、宫家庄、新庄、六度寺等村借鉴浙江模式,建设的具有区域特色的风情小镇。小镇的风情关键字是:樱桃。二十年后,这个樱桃小镇的民居在保留原貌的基础上更富有胶东民居特色,樱桃小镇产业特色鲜明、人文气息浓厚、生态环境优美、民俗风情鲜明。在这里,昆嵛山文化风情融入现代生活,将樱花观赏、樱桃采摘与户外旅游、艺术创作等元素充分对接, 游客在这里既可以欣赏美景,也可以品味艺术。
  走出樱桃小镇,随着楚岘河来到崮山,我们会惊讶地发现,那个骇人的一百多米深的矿坑不见了。二十年前,崮山是一座采石场,整座山被挖了数个矿坑,植被破坏,造成了水土流失,河也被石材加工的废水污染了,河底积着白色的石粉。二十年后,矿坑已被填埋复绿,找不到采石场的遗迹,崮山清秀如初。不仅崮山,文登境内的所有山峦都不见了采石场的踪迹,石材加工也全部实现了清洁生产,再也没有流着石粉的牛奶河了,山林恢复宁静,河流恢复生机,崮山后村老石匠曾经描述过的那种没有鳞的神鱼再现,人们视为吉祥物予以呵护,不再捕捞。
  跟随楚岘河,我们走过一片片果园,一片片农田,我们欣慰地发现,农田和果园全部实现了绿色原生体种植,滥用化肥、农药的现象已经绝迹,除草剂、马拉硫磷、乐果等农药不再生产,因为人们对食品安全的要求越来越高,很多环节实行生物防治和原生态管理,曾经困扰水和土壤几十年的农业面源污染问题得到彻底解决。
  来到米山水库,看到更大的惊喜:米山水库的草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3亿立方米的水。二十年前,胶东半岛连年干旱,母猪河多条支流断流,水库蓄水面积骤减,库区长成草原甚至是农田,幸得南水北调工程,才解威海之渴。2018年之后,胶东半岛雨水丰沛,每年都有透山雨,干旱再也没有威胁过这里,3亿立方米的水全部来自昆嵛山,再也不用长江黄河水来救急了。
  二十年后再徒步,我们还会为一个巨变惊叹:母猪河成为饮水源地,沿河村镇不用喝水库的水,也不用喝井水,而是喝母猪河的水。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母猪河及其支流都可以直饮,两岸人们多在河中直接取水饮用。八十年代,文登第一座自来水厂就在柳林河边,在河中取水,九十年代后,河水污染,无法饮用,遂将米山水库作为饮用水源地。
  柳林河从此为污染所困,上游的化工厂废水,养殖场污水等排入,一些地方侵占河道、堵围池塘、非法采砂,但因跨文登和临港两区,监管和治理都有困难。柳林河成为母猪河的重要污染源之一。
  2017年,河长制的推行,救了柳林河,也救了母猪河。2017年,《文登区全面实行河长制工作方案》和《威海市文登区重要河道名录及河长设置表》两个文件明确了实行河长制工作的总体要求、组织体系、主要任务和保障措施。由区委书记和区长担任总河长;副总河长由区委副书记,区委常委、副区长,分管农业农村工作的副区长担任。将母猪河等21条重要河道,按流域面积划分为10大区域,分别设立区级河长,由区级领导担任。
  “河长制”,给每一条河流一个负责任的名字,体现着互联互通、高效治水、共同管护河流;“河长制”,是对历史负责、对子孙负责的体现。河长制的推行,标志着母猪河进入了一个河有所依的时代,一个为河流负责的时代,母猪河得到了家长般的呵护。二十年中,在河长们的悉心管护下,老人们童年里的母猪河回来了,承载着美丽乡愁的母猪河回来了,这是我们为子孙后代留下的最大财富。
  二十年后徒步杜营河,我们发现,母猪河从源头到入海口建成了一条威海境内最长的沿河景观大道。这条大道不仅可以徒步、骑行,而且可以驱车从杜营河沿着河流一直开到入海口。二十年前,杜营河、抱龙河两岸就进行了绿化美化,城区段的抱龙河更是风光旖旎,彩虹桥、亲水平台、防腐木小桥等成为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城市滨水景观带。二十年中,沿河景观带在不断延伸,文登城区抱龙河景观带与南海新区香水河景观带连接起米山、宋村、泽头境内的母猪河,实现了对接。在这条沿河景观大道上,人工湿地公园将抢占抱龙河河滨公园的风头,成为沿河景观的精华。
  曾几何时,母猪河中下游湿地成片,从河边一些村庄的名字,就能知道母猪河曾经有多么美丽的湿地。拔草夼、草场村、鸭子夼、草埠村等等。“拔草夼”“草场村”“草埠村”的“草”,都是芦苇、荻、灯芯草、蒲草、莎草、三棱草等湿地植物,这些草成片生长,密布河滩,春天如绿毯铺展,秋天荻花如雪,煞是壮观。母猪河下游以荻、芦苇最多,夏季,母猪河两岸的荻丛和芦苇丛像青纱帐一般,看不到尽头。荻的植株可高达两米,秋天,荻花开的时候,人们收割以后,用来编织屋笆盖房子,所以俗称“笆草”,“拔草夼”应为“笆草夼”。荻丛、芦苇丛里生活着各种水鸟,白鹭、苍鹭、野鸭、小䴙䴘、翠鸟、水鸡,湿地是候鸟的天堂,它们在这里觅食栖息。“鸭子夼”就是母猪河边的一片湿地,因有大群野鸭而得名。湿地里流水缓慢,密集的植物对水质具有净化作用,有湿地的河流才是有生命的河流,她可以自我清洁,自我更新,自我生长。
  但是现在这些村庄徒有其名,湿地萎缩甚至消失。尤其是鸭子夼,不但没有野鸭,也没有水草。湿地消失的原因很多,干旱使水量减少,湿地得不到滋养,河道整治破坏了水草的根系,拦蓄河水使河水变深,水草不能生长,河坝硬化,采挖河沙破坏河道、河床,水草失去了赖以生长的环境,导致湿地每年都在减少。
  好在我们终于认识到湿地的宝贵,开始修复湿地,建设湿地。
  母猪河人工湿地有河圈湿地区、西寨湿地区两个片区,统称为母猪河流域综合治理工程,位于文登创业水务有限公司排水口下游、东母猪河东岸,河圈村、西寨村南侧的空地内,投资约1.5亿元。其中一期工程西寨湿地区占地264亩,处理对象为文登创业水务有限公司外排水,每天可处理5万立方米。
  湿地建成后,东母猪河水在经过污水处理厂处理后,又在人工湿地进行再次进行深度净化,将东母猪河水质提升到四类甚至更高标准。处理后的东母猪河水进入城区进行循环利用,淡水资源的价值得到了最大化利用和开发。
  二十年后再徒步,走到西寨村和河圈村,会看到数百亩湿地公园绿草如茵,波光粼粼。园内亭、台、楼、阁与山光水色互相映衬,更有朵朵莲花荡漾水边,芦苇、蒲草密织成阵,菱角、荇菜铺满水面,丰富的挺水植物、沉水植物和浮水植物使湿地公园成为孩子们认识水生植物的标本园。水中游鱼穿梭,水上水鸟鸣啭,白鹭亭亭玉立,野鸭成队浮游,大雁在天上排成人字……从污水处理厂排放出来的十万吨中水,经过湿地公园的反复淘洗和澄清,变成涓涓清溪。
  从湿地公园继续南行,会发现河边的垃圾不见了,养殖场不见了,挖沙堆成的小山也消失了。二十年前的徒步,我们总结出污染河流的四大原因。一是污水排放,二是乱扔垃圾,三是滥挖河沙,四是湿地减少。徒步过程中,我们看到污染河流的水主要是养殖场和工厂污水。母猪河及其支流沿岸的养殖场一般是养鸡场、养牛场和养猪场,在大床村徒步时,曾遇到一辆大货车,拉着一车猪粪,倾倒在母猪河边的沙坑里,臭气熏天,整条河的上空都是令人窒息的臭气。我们还在河边看到多个养牛场、养鸡场,最大的养牛场有上千头牛,黑色的水流进母猪河。河边一位村民告诉我们,养牛场和养鸡场产生的动物粪便不是最主要的污染物,这些粪便是上好的肥料,一般都用作肥料。最大的污染是清洗牛圈和鸡圈的废水,养殖场一般一周清洗一次,使用火碱消毒杀菌,火碱是一种具有强腐蚀性的强碱,带有火碱溶液的废水严重威胁着母猪河的生态。
  在河边,这些养殖场规模虽然都不大,但在干旱三年多的情况下,水量越来越少的河流,一点污水就能让河流散发异味。
  二十年中,畜禽养殖污染整治力度不断加大,养殖行为被不断规范,养殖水平也在不断提升,所有养殖场按照《畜禽养殖污染综合治理实施方案》的规定,都搬迁到养殖小区,养殖小区里设有污染物处理设施,畜禽养殖实现了绿色无污染,那些散步在田间、河边、村边的养殖场再也找不到踪迹了,养殖场的污水再也流不进河里了。
  二十年前徒步,时见河边垃圾堆,这些垃圾一般是在村庄旁边,有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工厂下脚料垃圾,甚至还有医疗垃圾。近年无大雨,没有大水冲洗河床,垃圾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堆着,越积越多,把母猪河变成了垃圾场。二十年后再徒步,母猪河边不见了垃圾,文登早就实现了城乡环卫一体化,农村垃圾全部集中转运处理。
  母猪河,整洁如新。
  二十年前徒步,我们发现对河流面貌改观最大的是滥挖河沙,滥挖河沙对河床的破坏可以说是毁灭性的。河沙是河床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河道稳定、河水过滤的物质基础。采挖河沙搅浑河水,破坏湿地植物根系,甚至露出河床底部淤泥,改变河床地貌,使河流失去过滤等自净能力,造成水质恶化。二十年后,滥挖河沙的现象杜绝了,母猪河经过二十年的休养生息,曾经千疮百孔的河床得以痊愈,恢复了自然健康的体态。她丰姿绰约,一路旖旎地来到南海新区,在挡潮闸下等待与大海相见。
  2016年,中国水利部曾经发起“寻找中国最美河流”行动。有人说,找到一条干净健康美丽的河流,就像找到野生大熊猫一样珍贵。二十年后,作为国控重点的母猪河,当选为中国最美河流。
  二十年后的母猪河会是这样的吗?
  二十年后,我们再相约。

 

 

责任编辑:刘丹  
 
相关链接:
·大型报告文学《母猪河纪行》:南海之夏
·挽住云河洗天青 物华更与岁华新
·风好正是扬帆时
·从严治党,治出新气象
·面对孩子的眼睛


 
 ·新闻检索 
 ·热点图片                            更多 >>
文登区司法局开展暑期青少年普法宣传教育活
文登:翰墨书香进社区
 ·热点新闻                            更多 >>
版权所有© 威海市文登区人民政府 Email:wd80577@126.com 联系电话:0631-8483018
文登政府网原创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文登政府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鲁ICP备07011501号 鲁新网备案号:201063103 鲁公网安备37108102000070号
鲁ICP备14015265号 鲁公网安备 37108102000067号